倪玲妹丈夫自曝有外遇 自杀原因众说纷纭

倪玲妹丈夫自曝有外遇 自杀原因众说纷纭

时间:2020-02-12 18:30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情殇?压力? 女副市长神秘坠亡

  5月2日凌晨,湖州市副市长倪玲妹从29层的高楼上纵身一跃,将自己五十岁的生命定格在了2009年5月2日零时53分。

  对倪玲妹死因的各种猜测一时甚嚣尘上,灭口说、畏罪说、情殇说、压力说等诸般说法在坊间不胫而走。

  事发三天后,湖州市公安局发布事件调查结果,称“这是一起因家庭矛盾引发激烈争执,导致死者情绪失控,自行攀爬卫生间窗台坠楼身亡的事件”。 但关于为何自杀,来自民间的各种版本仍不绝于耳,众说纷纭。  

  本报记者 白红义 发自湖州

  坠楼

  经过公安机关现场勘查、调查访问、调取视频资料和尸检等,初步认定死者系攀越卫生间窗台坠楼身亡。

  5月2日凌晨,小长假进入第二天,一名女子从湖州市劳动路上的星海名城小区29楼坠下,当即不治身亡。

  零时53分,湖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在现场证实死者为湖州市副市长倪玲妹。

  倪玲妹生于1959年3月,为湖州本地人,2003年5月任现职。生前为市政府排名第三的副市长,主管科教文卫工作,是市政府领导中唯一的女性。

  当日上午9时03分,湖州市新闻办通过湖州在线新闻网站正式发布了消息:“湖州市倪玲妹副市长坠楼身亡”。

  此前,一个由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、市委政法委书记吴水霖任组长,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的坠楼事件调查处理领导小组已经成立,负责原因调查和善后处置工作。

  上午8时多,朱倍得接到了来自湖州的电话,被人告知倪玲妹跳楼了。“非常震惊”,5月4日下午,朱倍得一脸沉痛地说道,他与倪玲妹相识已有二十多年。

  朱倍得随即和妻子从南浔区赶到市区。此时,倪玲妹的遗体已被送至湖州市中心医院太平间。在警方进行了尸检后,遗体又被转至湖州市殡仪馆,进行遗容整理。

  当晚11时58分,官方发布了倪玲妹坠楼事件调查的最新进展。经过公安机关现场勘查、调查访问、调取视频资料和尸检等,初步认定死者系攀越卫生间窗台坠楼身亡,具体情况还在作深入调查。

  官方通报的消息显示,这并不是一起有计划的自杀事件。

  4月30日晚至次日上午,倪玲妹一直在市中心医院陪护她的母亲。此前,她的母亲因中风而在医院治疗,已在康复中。中午11时多,倪玲妹和丈夫胡振栋到胡父母家中吃饭,然后回家午休。

  下午4时多,倪玲妹还到浙北大厦购物,为其即将开始的出国之行做准备。“一个想自杀的人是不会有这种安排的。”一位关注坠楼事件的当地企业界人士说。他的一位朋友当天下午还见到了倪玲妹,倪到这位朋友所在村里的一家羊毛衫厂去买衣服。

  此后,倪玲妹到哥伦布酒店接待上海客人。晚上8时35分,倪玲妹回家换好衣服又到医院看望母亲。晚上9时45分,小区电梯监控显示倪玲妹乘电梯回到家中。

  但在当晚回家三个多小时后,倪玲妹便坠落在小区冰冷的地面上,留下一满地的谜团。

  祭奠

  事发前倪玲妹进入卫生间后关上门,脱掉拖鞋着袜走至窗台,打开旋窗,爬上窗台,依托旋窗撑杆爬出窗外坠落,整个过程动作连贯。

  实际上,在官方发布的第二条消息中,已经隐约地透露了一丝信息。

  据星海名城小区的物业保安介绍,当晚10时17分左右,他巡逻到小区秋月轩B幢2903室倪家门口时,听到屋内有男女争吵声。由于他不是本地人,听不懂他们吵些什么,下楼后他还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另外一名保安。

  事后,胡振栋承认当晚夫妻发生过激烈争执,以致其在海外留学的儿子不得不进行远程调解。从5月1日晚10时42分至5月2日零时30分左右,倪玲妹的儿子给其父打了三次电话,给其母亲打了一次电话和发了两条短信,劝他们一定要冷静。

  未能冷静下来的倪玲妹终以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了与丈夫的争吵。

  5月5日下午4时54分,湖州市公安局发布了倪玲妹坠楼事件的调查结果。警方认为,“这是一起因家庭矛盾引发激烈争执,导致死者情绪失控,自行攀爬卫生间窗台坠楼身亡的事件。”

  倪玲妹所居住的星海名城小区仅有三幢高层住宅,倪家在中间的一座秋月轩的顶29层,其坠落的卫生间窗台距地面垂直距离达73.5米。

  从警方尸检的情况看,倪系全颅崩裂、心脏破裂、大血管断离,当场死亡。经尸表检验,未发现高坠以外的其他外力损伤;经理化检验,在死者的胃及胃内容、肝组织中未检出常规毒物;经毒化检验,未见常见安眠镇静药、常见农药、鼠药类毒物。

  警方现场勘查和提取的大量痕迹显示,事发前倪玲妹进入卫生间后关上门,脱掉拖鞋着袜走至窗台,打开旋窗,爬上窗台,依托旋窗撑杆爬出窗外坠落,整个过程动作连贯。

  另据倪玲妹的丈夫胡振栋陈述,倪进入卫生间后,他听到卫生间窗被打开的声音,感觉不正常就推卫生间的门发现门被锁住。胡敲门问倪干什么,倪没反应,通过卫生间门的百叶缝隙看不到倪。胡立即进入厨房爬上水池台面,打开厨房的窗看到卫生间的窗被打开,感觉不妙,随即下楼,发现倪已坠地,马上报警。

  5月5日下午2时,星海名城秋月轩前的地面上,仍能依稀看到倪玲妹坠楼留下的痕迹。此前两天,还有一些市民来此进行祭奠。

  倪玲妹的追悼会定于5月6日召开。湖州市殡仪馆已经为倪玲妹设立了灵堂,供人祭奠。5月5日上午10时,记者再度来到这里的时候,灵堂外的花圈已经堆放了四层,旁边还有人在不断地写着挽联,粘在新的花圈上。

  与此前两天多为私人送花圈不同的是,政府机关送来的花圈明显多了起来。而院子里料理后事的工作人员也比之前多了不少。

  在湖州市殡仪馆的吊唁厅内,倪玲妹的遗体被安放在一座玻璃棺材里。她的丈夫和儿子送的花圈分列祭台两边。一位中年妇女正拿起一束香,在祭台上的香烛上点燃,随即退后几步,站在倪玲妹的遗像正前方,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。之后又跪在台前的蒲团上,再向倪的遗像磕了三个头。

  祭台右侧两米开外,倪玲妹的儿子坐在长椅上早已泣不成声。

   矛盾

  5月1日晚回家后,倪玲妹与丈夫胡振栋发生激烈争吵。其间,倪玲妹一度拨打了110报警,但在警察到来后,又推说没事了。

  倪玲妹以如此决绝的方式死亡,令外界对她的死因产生了诸多负面的猜测。住在高档社区、儿子在国外留学,再加上官方语焉不详的事件通报,灭口说、畏罪说、情殇说、压力说等诸般说法在坊间不胫而走。

  据称,此前,湖州当地一所知名中学的副校长已被当地检察机关审查。倪玲妹作为主管教育的副市长牵涉其中,便成为一个极为合理的想象。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,该中学副校长案件应与倪无关。该副校长在学校主管基建,因牵涉为一家企业进行银行贷款收受回扣的问题而被调查。

  5月4日上午,湖州市委召开常委会议,听取公安部门对倪玲妹坠楼事件的调查结果。调查证实,倪玲妹坠楼与经济问题无关,而是夫妻矛盾激化所致。当天下午,这一结果也被通报至各部门。

  5月5日下午,警方称在整个事件的调查过程中,没有发现倪有其他问题。经向市纪委了解,到目前为止,没有发现倪有违纪违法方面的问题。

  警方经对死者丈夫胡振栋及双方亲属朋友及其他关系人的调查证实,死者夫妻关系长期不和。现场迹象表明夫妻平时是分房而睡,近期又因死者母亲住院医疗费用分担问题存在严重分歧,终于导致家庭矛盾爆发。

  5月1日晚回家后,倪玲妹与丈夫胡振栋发生激烈争吵。其间,倪玲妹一度拨打了110报警,但在警察到来后,又推说没事了。此后,伤心欲绝的倪玲妹将自己关在卫生间,于5月2日凌晨攀上卫生间的窗台跳下29楼。

  倪玲妹坠楼后,胡振栋也被送进了市中心医院。据一位内科值班医生透露,胡因左胸前痛,约5月2日凌晨1时送入医院急诊。

  当时的胡情绪非常激动,难以控制,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,但神志很清楚。医生担心他患心肌梗死或急性冠脉综合征,建议他进行心肌酶谱检查。可是胡却死也不肯,一直说要回现场。

  5月2日上午,朱倍得见到胡振栋的时候,他仍在医院打点滴,两只手还在不停地发抖。

  胡振栋现任湖州市检察院政治部副主任,此前曾任南浔区检察院副检察长。早年间,他是当地职业中学的一位财会老师,酷爱进行文学创作,并因此被吸收为湖州市作协会员。一位曾在南浔职业中学学习过的学生回忆说:“我们从来没见过他们夫妻吵过架,口碑一向很好。”

  据记者了解,倪玲妹和胡振栋同为南浔东迁人。胡父较为欣赏倪玲妹,因而撮合了两人的婚姻。但在一些人看来,由于胡身材较为矮小,两人看上去并不相配。

  据熟悉倪的人猜测,近些年,随着倪玲妹的职位上升,对家庭的照顾有所欠缺,夫妻关系渐趋恶化。此前,胡振栋在接受警方询问时承认和别的女人关系较好。

  尽管倪玲妹曾经做过妇联主任,善于给妇女们做思想工作,但据朱倍得介绍,倪玲妹一直把家里的问题憋在心里,“一直硬撑着”,跳楼说明已经突破了她忍耐的极限。

  在对倪玲妹的选择很不理解的同时,作为一位老干部,朱倍得认为此次事件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。不但倪玲妹的家人要反思,相关部门也要反思如何关心和爱护干部。“只有如此,倪玲妹的自杀才能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。”他说。  

  她24岁就当了乡长

  在熟悉倪玲妹的人眼中,倪是一个性格非常直爽的女人。“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。”前述当地的企业界人士表示,他在5月2日上午9时多接到朋友的电话,同样是“感到非常震惊”。

   她是“带有时代性的人物”

  近三十年前,这位企业界人士还在十六七岁时便听过倪玲妹的大名。在他还在读高中的时候,比他大两三岁的倪玲妹已经成为了北里乡的乡干部。

  在这位企业界人士看来,倪玲妹一步一步从基层走上来的,是一个“带有时代性的人物”。

  倪玲妹早年是从事农业科技工作的乡干部,曾到浙江农业大学进修。1983年4月,时年只有24岁的倪玲妹便开始担任北里乡乡长一职。直到1986年6月,随着湖州市撤乡并镇的展开,北里乡与临近的南浔镇合并,倪玲妹成为新的南浔镇副镇长。

  时任南浔镇镇长的朱倍得就是在那时与倪玲妹相熟的。此前,他只是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女干部。1987年3月,朱倍得接任南浔镇党委书记后,由倪玲妹接任镇长一职。直到1990年4月,倪玲妹被提拔为湖州市妇联副主任。

  在朱倍得的印象中,倪玲妹“始终勤勤恳恳,忘我地工作”。在镇乡合并后,新南浔镇的农村工作都由倪玲妹挑起来,两人配合得“很协调”。

  倪玲妹出身于农村家庭,早年父母离异。在南浔工作时,朱倍得总是能看到她的父亲和母亲分别来看她。那时候,倪玲妹总是把家庭照顾得很好,“家里能做的事情都做了”。

  湖州师范学院的李广德教授也是在那时认识倪玲妹的。有一年,李广德作为师院的学报主编去上海参加一个学报会议,会后主办方安排大家去南浔镇参观。负责接待的倪玲妹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“年轻,工作能力很强,待人也很有礼貌。”李广德说。

  离开南浔镇后,倪玲妹先后到市妇联、市工商局任职。此后,倪玲妹又在菱湖区任职多年,先后担任菱湖区委副书记、常务副区长、菱湖区委书记、区长等职务。

  她没有什么领导架子

  曾任菱湖区委宣传部部长的汪友余对倪玲妹评价很高,称其办事干练、工作努力。在一位曾经联系菱湖区的当地电视台记者印象中,倪为人也比较爽快,也没有什么领导的架子。有一次,他随同交通局去采访和菱公路的建设现场。没想到在酷日下,倪玲妹戴着斗笠等候在路边。

  尽管倪玲妹工作非常努力,但据知情人士透露,倪玲妹在菱湖区时相对比较辛苦。由于菱湖区没有多少企业,经济一直发展不起来。

  2003年,菱湖区在行政区划调整中被国务院撤销。在短暂地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市委副秘书长后,倪玲妹被任命为副市长,在2006年浙江省地市级班子换届中她依然保留了副市长的职位。

  倪玲妹小时候家境贫寒,因此上学不多,后来也不过是拿了一个省委党校的大专文凭。她在主管教育工作后做了不少实事,因此,她的身故令当地一些教育系统的人士感到十分惋惜。

  而她对湖州医疗卫生情况的了解也令曾采访过她的《浙商》杂志记者张郁惊讶。2007年3月的一天,为采访有关病例能否通用的问题,张郁拨通了倪玲妹办公室的电话。说明采访意图后,倪玲妹很耐心地就相关问题给张郁一一作答。

  采访如此顺利令张郁有些意外。而倪对自己分管的工作如此熟悉,以及对相关问题颇有见地的看法,更使张郁敬佩不已。

  5月3日晚上,张郁在自己博客上写了一篇追忆倪玲妹的小文,描述此次采访经历。“过了个‘五一’节,失去了一位副市长。”他在文章的最后有些伤感地写道。 时代周报

  新闻回顾:

  湖州女副市长倪玲妹坠楼自杀 疑因家庭矛盾(图)

  浙江湖州女副市长坠楼身亡续 坠楼前与丈夫争吵

  浙江湖州副市长坠楼续:其夫接受警方调查(图)

  浙江湖州副市长倪玲妹坠楼初步排除他杀可能

(责任编辑:杨建) [我来说两句 ] 相关新闻